*前言:
  請尊重版權,未經本人同意切勿盜轉或引用等任何重製或不當連結之行為。


 


《醉花蔭》

#第一章(二)

跑跑跑──

再不跑,她可就倒大楣啦!

衝過滿滿人潮,她使著不知打哪兒來的氣力一把推開擋於前方的彪形大漢,髒兮兮小臉蛋因焦急而極度扭曲,完全不見平日和善模樣,不識眼的人們見了還當是阿鼻地獄來的母夜叉。

穿著粗衣破布,她掬起散落整臉的髮絲,隨意扎著辮子,兩隻眼眸咕溜溜轉,瞧著周旁的大樹,瘦小身子一逕地衝到整面牆前。

仰頭看了看,似是吃了秤陀鐵了心,「啪」的一聲,兩腳一躍而上。

爬爬爬爬,她滑滑滑,小腳晃呀晃,一溜煙地滑了下來。

可惡!腳太滑了,貼不住。氣鼓鼓地澎著臉頰,她懊惱地瞅向上頭的大樹,不甘心地再度貼了上去。

爬爬爬爬爬,她又再滑滑滑,這回沒抓穩,倒栽蔥地跌了個大窟隆。

「唉唷!」屁股一陣著疼,痛的她眼角都洴出淚珠子來,怪只怪自個兒學藝不精,每回總貪懶打糢糊,這下可好了,硬生生吃了個大鱉!

嗚嗚,怎麼辦?再不回去阿娘肯定賞她一頓好吃的──竹筍炒肉絲外贈三日練曲兒。

站直身,拍拍微疼的俏臀,眼兒眨眨,她仰頭看看頂上的大樹,打量著可行性,若從那兒跳進院裡,恐怕非死即傷罷?

呃……這可不行,她蘇蓉蓉天不怕地不怕,可就怕疼,要是踏空腳,這條小命準是休矣。

不成不成。搖頭甩去眼稍的淚珠子,放棄了上天的可行,她往著地面一瞧。

嘿,上天不成,遁地可成罷!

搬開大樹底下的石子,看似堅固的牆圍邊竟露出個小洞,大小正巧容得下她。

下定決心,鼓足了氣,拋去身為人的尊嚴面子,她蘇大姑娘準備鑽狗洞去也。

鑽鑽鑽,首先探出頭、肩。好了!一鼓做氣,張開兩手伏地,一咕嚕地往前排去。

呼的一聲,翻過身來,蘇蓉蓉索性躺在綠草如茵軟軟的草地上喘大氣,髒兮兮的小臉映著陽光,汗水流過處還她些許的白嫩。

大大的眼兒眨呀眨,粉唇微揚,她俏皮的一笑。

正好,反正沒人,她就好好的在這兒睡上一覺吧!

突地一片黑影籠罩,印入眼廉的是一張唇紅齒白、面冠如玉的笑顏,伴隨著幸災樂禍的聲調:「唷,阿姊,妳鑽狗洞唷!」

蹙起秀眉,眼兒一瞇,她一咕嚕地慌忙站起,還當是誰,原來正是她那身穿粗布破鞋,天天打雜倒茶的跑堂小弟。

「噓~你嚷嚷個什麼勁啊!」宛如羅剎女夜叉,她捲起袖,插著腰,一雙水眸咕溜溜,拿起纖纖玉指往那白嫩臉皮緊緊擰了一把,嬌笑道:「死阿弟,你存心是想讓我露餡是不?」

「哎喲,阿姊,君子動口不動手的……」還是一雙沾滿泥污髒兮兮的手,要是被阿娘瞧見了……呵呵。哀怨扁嘴的哭喪神情頓是換得一臉狡詐,「我要同阿娘說去,咱們花蔭閣的蘇州第一花魁不僅拿著一雙如泥炭般地手動粗,學猴兒跳牆摔正著,更學狗兒汪汪鑽狗洞。」話不及說完,腦門又添一團包。

「有膽你說去呀!看是沒見如來觀音面,早入地府見閻王了。」

放開手,蘇蓉蓉順勢拿著沾滿泥的柔荑使勁地往他臉上抹去,一張細白俊俏的小臉頓是化作一灘泥團,含笑的眉目霎時垮了下來。

嗚嗚嗚……當人小弟就是這般壞,好處油水沒得撩,盡是惹得一身鴨屎臭。兩眼洴出一泡淚,眨呀眨,蘇喜喜擤擤鼻頭,裝作一副可憐樣,自懷中掏出絲帕,小心翼翼地抹去。

擦到一半,恍然間,他仿似想起了什麼,黑眉微挑,小嘴張大,偷覷眼前得意的俏顏幾眼,不好意思地搔搔頭,忙將手裡的絲帕如燙手山竽地往她身上丟去,雙腿一拔,一溜煙地跑了。

呿,竟像見鬼般慌慌張張地跑個不見蹤影,就算她現灰頭土面,滿身污泥,活脫脫就是個小子、乞兒模樣,可倒底還是個美人胚子,不致於將她看成鬼魅罷?

還怔愣思索怎麼回事,蘇蓉蓉一面想,小嘴不住嘟噥,攤開被他丟棄的絲絹,睜眼一瞧──

「轟」地一聲,臉紅紫漲,小手抖起絲絹,渾身發顫,鼓著腮,蘇蓉蓉簡值氣得說不出話來。

  死阿弟!你姑奶奶是和你卯上了──


jmk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