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請尊重版權,未經本人同意切勿盜轉或引用等任何重製或不當連結之行為。


 


 

《醉花蔭》

#第一章(三)

搖呀搖呀搖……微偏頭、身不動,纖指挑起蓮花樣,唇角勾化一嫵媚,眸半張,盡迷離,儼是貴妃醉酒態,輕移蓮步步生花,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

「不行不行,眼兒不夠媚,唇兒翹的不夠高……還有,妳那是什麼身段呀?活像老母雞啄米似的。」

晃眼少說三十好幾的風騷美婦一腳踢開房門,正巧見著她的醜姿態,不由得嘖嘖兩聲,拿眼瞅著面前的美姑娘,猛然撫心蹬蹬倒退好幾步,錯愕不已更是驚嚇萬分,隨即露出一臉嫌惡。

瞧瞧,她這寶貝女兒將自個兒給裝扮成什麼樣子了?嘖,還真不是普通的……俗。

「呃……會麼?」蘇蓉蓉不覺臉上有何怪異,還以為真是體態問題,低頭瞧了瞧自個兒擺的姿勢,倒覺得挺美的,再說,書上畫的不就是這樣,她不過是依樣畫葫蘆罷了,難道這也錯?

畫虎不成反類犬!明明是貴妃醉酒的嫵媚美姿,讓她做起來卻活像個木人石像,俏美臉蛋還畫成大花貓。

無奈地搖搖頭,眉心打上好幾結,風騷婦人扭腰擺臀地晃了過去,不待多言,仔細打量擺著奇怪姿態的女兒,立刻往她背上使勁施力。

不知是否力道過強抑或施點不對,只聽得蘇蓉蓉雞毛子鬼叫起來。

「哎喲喂!娘呀,妳輕一點,我骨頭都快被壓散了……」她淚眼汪汪哀怨地瞥了娘親一眼,話不及說完,背上又是一陣劇痛襲來,「哎喲!」

「年紀輕輕就這麼不濟事,一把骨頭硬的很,待會兒我會差人替妳多添些醋,喝上幾日,身子自然就軟了。」

聽到要喝醋,蘇蓉蓉不由得滿嘴酸味,臉上倏地發白,搖頭如波浪鼓,可憐兮兮地問道:「真要喝呀?」

「當然!連個臥魚都做不好,哪還奢望妳能舞的多好看,小小年紀身子就硬的跟石頭似的,這樣怎麼得了?!」蘇媚娘伸出纖纖玉指往她身上戳了戳,掏出絲絹捧著瘦伶伶的臉蛋,幽幽地重嘆了口氣。

唉,她這女兒生的如此貌美天仙,膚如凝脂白雪,淡淡眉峰似攏春山,一點朱唇分外紅,身姿窈窕輕蓮移,一笑傾城再傾國,真是不輸當年的自己,只可惜呀……撫著自個兒風韻猶存的嬌媚臉龐,瞇眼巡至她一身的衣裳打扮,上好的絲綢竟被她攪得宛如破衣褸衫,前襟岔開不說,竟還交錯了位置,成了左衽開邊,一張嬌俏嬌嫩的臉蛋被她抹上五顏六色的青黛胭脂紅彩,頭上一朵紅豔大牡丹,說有多醜便又多醜,如此八婆模樣實在很難讓人想像濃妝豔抹下的人兒是有多麼水嫩嬌美。

只怕是一站出去,的確是驚動天下的「傾國傾城」。

看不過去,著實有礙觀瞻,蘇媚娘隨意揀起桌旁的絹布用力地擦去滿臉的胭脂水粉,還她一臉清麗素容。

莫名地被人抹淨臉蛋,盡把花了許久時間好不容易才上好的粉妝全給卸了下來。秀眉微蹙,蘇蓉蓉雖是不滿娘親的粗蠻行逕,心底卻更在乎另一件事。

就算真如阿娘所說身子僵硬如石,可……也用不著喝醋罷!想起幾日前的慘狀,伴隨肚皮咕嚕慘叫,她就不禁起了一身冷顫,整個背脊都涼了起來。

「娘,不喝行不行?」嘟起紅豔豔的櫻桃小嘴,蘇蓉蓉嬌聲嬌氣的嗔道,頻頻拉扯蘇媚娘的袖擺,眼兒汪汪,一副我見猶憐樣。

被她這麼一嬌喊,蘇媚娘聽了骨頭都酥了,差點軟倒在地,幸好眼明手快地攀住桌角,這才勉強地穩住身子。

沒好氣地瞪她一眼,大力拍開緊抓不放的小手。「別拿這聲音來對付妳老娘我,好好留著給咱們『花蔭閣』眾百位大老爺聽去,老娘可不吃妳這一套!」死ㄚ頭,聽得她渾身的雞皮疙瘩全都「肅然起敬」,抖幾下,粒粒灑滿地。

嘖,失策!

「阿娘,您瞧瞧我喝了幾日,仍是這副模樣,也沒好到哪兒去。」左掐掐,右捏捏,扭動脖梗,陣陣卡滋作響,證明她所言不假。

「不過才三日,哪看得出什麼成效?」就算是天山妙藥也沒這麼靈。蘇媚娘冷冷地將話給駁了回去。

是呀,喝了三日醋,她也拉了三日的肚子啊……蘇蓉蓉挫敗地撫著空扁扁的肚皮,認栽似地垂下小臉。

想到還得喝上不知幾缸酸醋,不如直接將她手腳打斷了事,這樣身子不就如她所願地軟了。

她默默地懷裡掏出一只手絹,看著上頭的污漬,眼睛倏地亮了起來,心底頓時有了主意。

  嘿嘿……此仇不報非「女子」,這可是他欠她的!




創作者介紹

幕落,戲起

jmk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