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送我一支髮簪,原因是她說日後大概都不會再留長髮了
即使想用也沒法用,只是愛買罷了。

其實也不是一支多高貴的髮簪,猜想應該是路邊攤買起來放的。

不過既然是大頭送的,又古典,就欣然收下當場給他插上去。
嗯......同事看到了問,也不能說是大頭送的,不然可能又會被講「大頭對妳真的很好」之類的話。

雖然話中沒惡意,但我就是不喜歡給其他同事有這樣的印像。
似乎我是「大頭跟前的紅人」、「大頭要栽培的人」......因此「和她講話要小心」、「她可能是報馬仔」諸如此類。

所以說,做人難,要做「好」人,更難。

而最近,最討厭聽到的一個名詞是──「M型社會」

jmk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